<div id="zdfi0"></div>
<div id="zdfi0"><tr id="zdfi0"></tr></div>
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thead id="zdfi0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zdfi0"><s id="zdfi0"></s></div>
  •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/center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div id="zdfi0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dl id="zdfi0"><menu id="zdfi0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/ins></dl>
  • 送禮物
  • 打賞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帝女傾城:和尚王爺,我不嫁第4章   陰謀來了,擋也擋不住(下)

    第4章   陰謀來了,擋也擋不住(下)

    作者:青瓷吟淚    

      翌日清晨,于清華早早便起塌,由著冬兒為她換上一身流彩霓裳,一頭烏黑濃密的秀發高高豎起,配以金步搖,不在添任何配飾,遠遠看去,盡顯高貴大氣。

      于清華側身對著鏡子滿意一笑,道:“我們走罷。”

      馬車早已準備好,于清華帶著幾名侍女來到宮門處,便見到一眾侍衛早已在那等候了,于清華面色溫婉的踏步走去。

      “長公主,您來啦。”于清華一到,便有一名太監上前諂媚。于清華隨即點頭。

      “都準備好了?”

      “是,都準備好了,可以啟程了。”小太監滿目堆笑。

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一旁已有小太監彎身在馬車處,等待于清華踏背而上。就在這時,卻聽得一聲傳喚:“皇后娘娘到。”

      于清華轉身,便見自己的母后已然向她這邊走來,隨即笑意涌上眼角,于清華也向蘇錦西走去,口中說道:“母后怎么來了。”

      蘇錦西握住于清華的手,滿臉慈愛:“你這一去,不到七日必不回,母后怎能不來送你。”說著又伸手為于清華理了理衣袖。

      于清華只覺胸中有暖流涌過:“母后。”

      蘇錦西一笑,轉身喚過一旁侍女:“將披風拿來。”

      蘇錦西接過侍女遞來的披風,便為于清華系好,又說:“清華,母后不在身邊,你自己可要好好照顧自己。雖是去為你清悠妹妹祈福,但也不能不顧自己身子,你亦大了,什么事都可自己做主,萬不要輕信他人,可能記住?”

      于清華心中難過,這番話,前世母后亦是對她講過,母后為人和善,素來不屑與玉妃她們爭斗,但她卻也并非性子柔軟,只道‘人不犯我,我亦不犯人’,但玉妃的那些手段,她也不是不知曉,后宮被玉妃整去性命的嬪妃多了去了,她只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罷了,不管如何,玉妃的爹爹乃是當朝左相,朝廷重臣,誰也不敢輕易拿她。這一點,父皇也是知曉的。

      但,若是她做得太過,那么母后是必不會輕易讓她的,就好比她一旦將手伸向她與她的哥哥于錦淵,那么,母后是絕不會讓她得逞的,所以,母后才會對于清華這般叮囑。只是,前世的她太不將母后的話放在心上,才會導致玉妃得意非常。

      于清華在心中冷笑,此次,她絕不會再讓她好過。

      “母后請放心,清華已不是孩子了,這些道理怎會不懂,只是母后在宮中可還要事事小心,清華不在身邊,有事您大可找哥哥傾商。”

      蘇錦西笑笑:“你這鬼靈精,倒還教起母后來了,母后能有什么事。”

      于清華調皮一笑:“那有什么說不準的,興許您太過想念清華,日日流淚可怎生是好,到時就叫上哥哥,也好一解思子之苦啊。”說罷,還頗應景的眨了眨眼睛。弄得蘇錦西哭笑不得。

      “你這孩子。”

      “好啦母后,時辰不早了,孩兒可該上路了呢,母后可不要真的太想念孩兒,不然,母女連心,清華也被母后影響的日日流淚就不好了。”說完,于清華跳著上了馬車。對著蘇錦西揮揮手:“母后且回去吧。”

      蘇錦西面上含笑,心中不免一陣溫暖:她的這個女兒啊。

      于清華沖著領頭的侍衛說道:“啟程。”隨即便放下簾子。

      蘇錦西見著于清華一行漸漸駛出皇宮,也便對身邊侍女道:“回吧。”說著,便領著一行人回宮去了。

      ——于清華端坐在馬車當中,閉目思神,想著很快便會進入普泉寺,不由心中激動。

      很快,她就可以再見到那人了,只是不知這次,他又會如何‘英雄救美’呢?真叫她期待。

      趕了一上午的路,冬兒遞過一杯清茶,于清華接過抿了一口,然后抬手掀開馬車旁邊的窗簾,向外頭看了看,又將簾子放了下了。

      冬兒見狀不由說道:“公主,這才一上午的功夫,您都掀了多少回簾子了。”

      于清華轉過頭,看了看冬兒疑惑的表情,笑容隱上眉梢:呵,她可是很急躁呢,盼望著能早些到達目的。當然,這些話她是不能跟冬兒講的,于是她只道:“普泉寺很遠么,怎么還沒到。”

      冬兒聽了回道:“聽領路的侍衛統領說,還要到晚上才能入寺呢,這普泉寺離皇宮的路程一去一回都要走上兩天方行。”

      “哦,是嗎。”于清華談談的口氣聽不出什么其他,可是她的心里卻早已不耐,她當然知道普泉寺離皇宮的路程是一天,只是她此刻萬分急切,所以顯得這路程更長罷了。

      ——玉妃居住的甘泉宮,此時天色已晚,玉妃因是‘頭風發作’,所以半躺在床榻之上,她懶洋洋的向身邊人問道:“長公主此刻到了哪了?”

      一個年長的老嬤嬤低首答道:“回娘娘,估摸著,長公主應是到了。”

      到了?玉妃美艷的臉上閃過一絲陰狠:于清華,這下,諒你也逃不出本宮的掌心。

      “花嬤嬤。”

      “奴婢在。”

      “去將本宮的信鴿放出,此刻,也該做好準備了。”說罷,臉上泛起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。

      “是。”花嬤嬤聞言也不多說,只是轉身便出了寢宮,來到一旁的小隔間,拿出一個被蓋住的鴿籠,將一張紙條在鴿子腿上綁好,然后看了看無人的四周,便將鴿子放飛,只見鴿子在空中盤旋了一圈,隨后一展翅,便消失在皇宮上的夜空中。

      卻說于清華一行已然到了普泉寺,寺內住持方丈了無大師親自出來迎接。

      于清華雙手合十,與了無大師見過禮:“有勞方丈了。”

      了無大師回禮:“公主辛苦了,請入寺。”

      于清華隨著了無大師進入寺內,入眼的景色著實讓她感到熟悉。前世,她便是在這里遇見那個人。

      因到來時已是晚上,所以于清華沒有去到大殿,只是住進了被安排的寺院廂房,明日一早她在沐浴齋戒,以示心誠。

      于清華躺在床上,卻怎么也睡不著,翻來覆去半響,才終是決定起身,她要去寺院內逛逛。

      拒絕了冬兒要跟隨的要求,于清華命她老老實實回房睡覺。于是她便披了披風,來到寺院內。

      已是入夜,山里的氣候不免有些霜寒露重,雖是寒冷刺骨,但于清華仍是興致好好地在寺院里轉悠了起來。

      普泉寺臨山而建,除了前院封了院墻,后院卻是與山相容,于清華走著走著便來到后院,她望著山林茂盛的山腰,不由好笑,這里,她可是一點也不陌生呢。

      于清華一步一步向山上走去,前世,她與那人,便是在七天里,于這后山腰上,每每相會。

      不知不覺,于清華已是走了好大一段山路,回頭望望,竟已離寺好遠。

      該回去了,于清華想著,便要抬腳往回走,卻突然聽得一聲鳥叫。

      這一聲叫喚,卻領于清華駐足,她將身子半蹲下,掩入一旁草叢中。按說,深山里么,有鳥叫聲并不稀奇,可問題是,此時已是深夜,山中鳥兒皆已歇息不說,就是這聲鳥叫卻令于清華不得不警惕起來,這鳥叫,分明就是信鴿的叫聲,而且,還是經過人工培養的信鴿。

      若要問她是如何得知這信鴿的叫聲,呵,那還當真要感謝那人,前世她入吳國,那人每每與她通信,皆是用這信鴿來傳達。

      這話先擱在一邊,卻說眼前,于清華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,瞪大眼晴看向一旁。

      果不出她所料,前方有一星火,硬是打著的燈籠發出的光亮,借著那微弱的燭火,于清華看到兩個依稀的人影,接著她便聽到一陣對話傳來:“明日午后,我家師傅會為公主準備將講經授法,一個時辰后,課業結束,公主會隨主持去本寺前院觀禪禮佛,而觀禪禮佛是帶不得市侍衛的,然后,我會支開住持方丈,到時公主就是孤身一人,甚好下手,等公主落入荷花池內,你且再等上一等,再入池內將公主救出。公主自幼生長在深宮之中,自是沒見過你這般男子,一見必會傾心,況且,娘娘為防萬一,早已在公主的膳食中重下含情蠱,明日午膳,公主一服下含情蠱,倒是一切就都好辦了。”

      于清華越聽心越冷,接著光亮,她仿佛看到兩個身披風衣的人,隨時看不真切,但她卻已知曉,那二人中,必有一人,就是她前世心心癡戀的人。呵,只是可笑,她沒想到,他們竟然是給她下了含情蠱——含情蠱一種下,此生必會只戀一人,誓死不悔。

      這么說,為了得到她,那人也是事先吞下另一枚含情蠱了。

      果真狠毒,只是為了對付她一個小公主,他們就肯下如此狠心,看來,她的存在實在是很愛某些人的眼。

      “小師傅請放心,事情我已知曉,還請回信給娘娘,明日事必成。”清朗溫和的嗓音,這時聽來,卻令于清華一陣惡心。果真是他。

      “如此甚好,公子也該回去早做歇息,明日,還有的忙呢。”另一個聲音再次響起,于是,兩人對笑,片刻,離去。

      于清華半蹲在草叢中,只覺口中腥甜,卻是不知何時,她已將自己的下嘴唇都給咬破了。

      如此狼心狗肺的東西,虧她前世竟還如此癡迷,真真瞎了眼。

      于清華站起身,冷笑:含情蠱……這次,她必不會再讓他們奸計得逞。明日,走著瞧吧。 

    作者大大的話:

    咳咳、、、看文啊。。。

    ×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溫馨提示: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,會造成格式錯誤。

    評論
    ×

    贈送禮物

    ×

    打賞

   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!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賞寄語

    ×

    訂閱章節

    已選擇章;需要消費長江幣;
    ×

  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薦

   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,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!
    架哦~去賺取積分

    關于長江中文網 | 客服中心 | 榜單說明 | 加入我們 | 網站地圖 | 熱書地圖

   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:鄂網文【2013】0715-20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:鄂B2-20090118 鄂ICP備09003001號-8

    客服電話 010-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

   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

    新快3开奖结果吉林新快3
    <div id="zdfi0"></div>
    <div id="zdfi0"><tr id="zdfi0"></tr></div>
   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thead id="zdfi0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zdfi0"><s id="zdfi0"></s></div>
  •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/center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div id="zdfi0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dl id="zdfi0"><menu id="zdfi0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zdfi0"></div>
    <div id="zdfi0"><tr id="zdfi0"></tr></div>
   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thead id="zdfi0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zdfi0"><s id="zdfi0"></s></div>
  •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/center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div id="zdfi0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dl id="zdfi0"><menu id="zdfi0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/ins></dl>
  • cba联赛青岛注册名单 为什么说乌克兰美女多 比特币官网下载app下载软件 有没有大哥带我赚钱 万佳彩游戏 贵州快三走势图规律 足彩任选9场奖金多少 下载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足彩总进球长期盈利 广东快乐十分稳赢200 中大奖彩票群 卖猪肉为什么不赚钱吗 21点技巧平台 快乐8走势图 极速11选5怎么操作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