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zdfi0"></div>
<div id="zdfi0"><tr id="zdfi0"></tr></div>
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thead id="zdfi0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zdfi0"><s id="zdfi0"></s></div>
  •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/center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div id="zdfi0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dl id="zdfi0"><menu id="zdfi0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/ins></dl>
  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浅浅岁月初见欢第4章   需要钱

    第4章   需要钱

    作者:凡尘风起    

      胥夭浅过了安检,坐在椅子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,还有半个小时就上车回江城,她只有明年再来了。

      “旅客你们好,我们抱歉通知你,由江城开往B市的列车发车时间延迟一小时,请各位旅客耐心等待,谢谢!”

      “what。火车晚点一小时,老天爷,你玩我啊!”胥夭浅终于爆发了,她这是招谁惹谁了,宁景瑜那?#19968;?#26377;低血糖的毛病没什么,晕倒了也没什么,关键为什么要晕倒在她坐的出租?#30331;?#21568;!错过就错过吧,这会儿火车还晚点,还让不让人活了。

      又是跺脚又是愤怒的,胥夭浅累了,终于接受她不能如愿上大学,火车晚点的事了,安心睡觉。

      来电铃声吵醒了她的好梦,迷迷糊糊的胥夭浅看了一眼来电提醒,江城的,肯定又是宁景瑜那?#19968;錚?#25509;通电话,还没等电话那头开口,她就凶巴巴地说,“宁景瑜,你个王?#35828;埃?#36824;有啥屁赶紧放,别打扰我睡觉。”

      “胥夭浅,你能耐了,报到迟到了还不说,居然还在睡觉,今天下午下班之前还不来学校报道,你就别来了。”那?#35775;?#31561;胥夭浅搭上话,啪的一下挂了电?#21834;?br>
      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胥夭浅捏着?#21482;?#20667;眼了,平白无?#26102;?#39554;了?#27426;伲?#22905;还不知道对方是谁。

      等等,报到迟到,今天下午下班之前,江城,所以这是江城大学打来的电?#21834;?br>
      胥夭浅用她不太灵光的脑袋想了一分钟,后知后觉的,她终于反应过来,她还有机会读她梦寐以求的编导专业。

      哈哈,果然天无绝人之路,真是聊暗花明又一村啊!

      还有半个小时就要检票了,大家都排队检票,只有胥夭浅整理好行李,对着检票口又是?#35775;?#24324;眼又是飞吻的,嘴里还念叨着,“亲爱的火车,谢谢你延迟一小时,爱你么么哒!”

      ?#21543;?#32463;病。”?#21592;?#26885;子上已经等了三小时火车的中年男人听清楚胥夭浅的念叨,?#20302;?#19977;字还不忘甩给她一个有病的表情。

      “哼。”胥夭浅心情大好,不和他?#24179;希?#25289;着行李箱就往楼下出口跑,最后一?#20301;?#20250;,她得好好把握了。

      “喂,同学,你怎么在这儿睡着了??#32972;?#23436;饭回办公室的林豪看见门口靠着行李箱睡觉的胥夭浅,轻轻拍了一下她肩膀。

      “老,老师好。”胥夭浅被吵醒,赶紧站起来。

      “你是有什么事吗?”林豪一边开门,一边问道。

      “老师,我是编导专业的大一新生胥夭浅,我是来找辅导员林豪老师报道的。”

      “哦,你就是胥夭浅啊!”很好,敢吼他,这胆子够肥的。

      “老师,你认识我?”

      “我就是林豪。”林豪转过身,微笑着看她。

      被他意味不明的笑吓着了,一向胆小的胥夭浅立马站正,“老师,我有罪,我向您请罪,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我?#24179;?#20102;。”

      ?#23433;?#38169;呀,这认错态度。”林豪也只是吓唬吓唬她,看她无精打采的,估计还没?#26197;?#39277;,他倒了杯水给她,坐下来后才慢悠悠开口,“说吧怎么回事,为什么报道会迟到。”

      水在她面前,嗓子快?#25226;?#30340;胥夭浅?#37027;?#30629;了一眼,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,这个时候她哪里敢?#20154;?#32769;师我报道迟到是有原因的。”

      “哦?说说看。”

      以中华美德为基准,从古谈到今,从中谈到外,从天文谈到地理,绕了银河系一圈,林豪终于概括出她的中心思想,她是见义勇为送宁景瑜去医院,所以耽误了报到时间。

      “看不出来你还是个见义勇为的好孩子啊!”

      “哪里,老师过奖了。”面对他的冷嘲暗讽,胥夭浅可不敢接茬。

      “还没?#26197;?#39277;吧!”

      很不合时宜,胥夭浅的肚子咕咕?#23567;?br>
      “啊哈,还,还没吃。”胥夭浅无地自容,连忙用手捂住肚子。

      “行了,快去吃饭吧,领了学生证就去二号公寓603室吧!”林豪大手一挥,看在她可怜兮兮的份上,就不追究她吼她的事了。

      “谢谢老师。”

      胥夭浅走了后,林豪打了个电话,“老师,那个女同学来报道了,您可以放心了。老师,您不用?#25512;?#20877;见。”

      吃了饭胥夭浅恢复了元气,拖着大行李箱往2公寓走去,拿了钥?#36861;?#20102;?#25490;?#20108;虎之力她?#25490;?#21040;603门口。

      “你好,欢迎新同学。”胥夭浅才刚开门,屋里听到钥匙响动的三?#36865;?#19979;收拾的手,一起朝她看来。

      “你们好。”胥夭浅将行李箱放下,伸直腰打招呼,“是你,李?#21834;?#27426;。

      人生真是何处不相逢,司机大叔的女儿居然是她室友。

      “是我,咱们很有缘分啊!”李?#26263;?#30382;地朝她笑笑。

      “你们认识?”另外一个女孩儿问道,想到什么,连忙问李寻,“她不会就是你昨晚说的因为陪你爸爸送病人去医院,错过报到的女孩儿吧?”

      “是呀!”李寻说。

      “你好,我是吴琼。”吴琼很是友好地伸手和她打招呼。

      “你好你好,我是胥夭浅。”

      另外一个女孩儿也伸出手,?#26263;?#33673;。”

      “你是我的上铺,这边还有一个柜子你可以使用。”大家相互介绍完,李寻连忙给胥夭浅收拾空的桌子上的小东西。

      “谢谢,我自己来吧!”胥夭浅赶紧过去帮忙。

      开学第一天,任课老师要点名,“谁胥夭浅?”

      台下一阵欢呼,?#36861;?#20030;手,“老师,我们都需要钱。”

      “安静,我是说最后一个名字,胥夭浅。”

      台下安静了,但还是有些人憋不住笑出声,也有人和前后桌窃窃?#25509;錚?#22909;逗的名字啊,需要钱,这人到?#23376;?#22810;缺钱。

      “谁是胥夭浅?”老师重复了一遍。

      “老,老师,是我。”在大家左看右看中,胥夭浅灰溜溜地站起来,再一次感受到这个名字给她带来的困扰和尴尬。

      “好了,坐下吧!”任课老师是个老头,板着脸,点完名后就开始上课。

      数学一直是胥夭浅的死穴,她一直逼迫自己好好听课,但那些符号在她脑海里转呀转呀的,最后又从脑袋里集体消失了。

      好不容易熬过高中苦逼的三年,这会儿大家都放飞自我了。有?#37027;?#32842;天的,暗自对着桌子下面?#24213;用?#30473;的,有玩?#21482;?#30340;,所以百无聊奈的胥夭浅只能趴在桌子上发呆了。

      实在是听?#27426;?br>
      “咱们?#39068;?#20010;睡着的八称为无穷大,无穷大知道什么意思吗?谁来说一下?”高老头看着台下一个个无精打采的,气打一处来。

      这帮兔崽子上课不认真听讲,各自玩各自的,成何体统。

      “叫你呢!”懒羊羊的,胥夭浅只听到吴琼二字,她用手肘捅?#36865;迸员卟欢險站?#23376;的室友。

      “哪有叫我,老师说的是无穷大。”吴琼白了她一眼。

      “哦!”

      “胥夭浅。”高老头站在胥夭浅面前,很魔性的声音传来。

      “啊,老师。”胥夭浅感觉一阵晴天霹雳,立马站起来。

      “你来说说无穷大是什么意思。”

      “老师,我听?#27426;!?#32997;夭浅是三好学生,?#27426;?#23601;说。

      ?#23433;欢?#36824;不好好听,发什么呆啊!”高老头用书敲了一下她的头,示意她坐下后才慢悠悠地踱步到教室最后一排。

      “吴琼。”

      “啊!叫我吗?”吴琼赶紧收好小镜子,赶紧问胥夭浅。

      “没错,这次不是无穷大了。”胥夭浅?#20197;擲只觥?br>
      很遗憾,吴琼站起来抓耳挠腮的想了半分钟,还是不认识她的哥哥无穷大。

    ×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    ×

    赠送礼物

    ×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?#20998;?#25345;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×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    ×

  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?#20302;常?#21482;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长江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?#25022;?#32593;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?#25022;?#23383;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?#25022;魾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

    新快3开奖结果吉林新快3
    <div id="zdfi0"></div>
    <div id="zdfi0"><tr id="zdfi0"></tr></div>
   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thead id="zdfi0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zdfi0"><s id="zdfi0"></s></div>
  •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/center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div id="zdfi0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dl id="zdfi0"><menu id="zdfi0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zdfi0"></div>
    <div id="zdfi0"><tr id="zdfi0"></tr></div>
   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thead id="zdfi0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zdfi0"><s id="zdfi0"></s></div>
  •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/center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div id="zdfi0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dl id="zdfi0"><menu id="zdfi0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/ins></dl>
  • 极速时时是官方吗 黑龙江时时jiq 大乐透顺序不对算不算 腾讯分分彩11点后漏洞 今日福彩3d开机号和试机号是多少 幸运五分是开奖记录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zhe 澳洲幸运58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诀窍免费群 安徽时时平台下载 pc28精准预测软件 pk10在哪里玩正规 秒速赛车计划全天稳定版 时时彩五期必中的号码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冷热 微乐宁夏麻将手机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