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zdfi0"></div>
<div id="zdfi0"><tr id="zdfi0"></tr></div>
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thead id="zdfi0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zdfi0"><s id="zdfi0"></s></div>
  •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/center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div id="zdfi0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dl id="zdfi0"><menu id="zdfi0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/ins></dl>
  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江上梅花醉第49章   入坑

    第49章   入坑

    作者:梅雪飞    

      47 入坑

      松风清一班?#20540;?#21644;姑娘一起,下了高台,穿过湖田,走上大路,人人偏腿跨上自行车,带上自己的姑娘回程。

      刚开始上路时,松风清骑车慢慢的,稳稳的,不时回手拍拍梅天婵:“坐稳了没有?抓着座栏啊!脚踩着站架拐子啊!”

      梅天婵说:“坐好了,抓?#25293;亍!?br>
      一会儿,松风清加速了:“骑快点哈?”

      梅天婵说:?#29677;蓿?#22909;。”

      “挺不挺人?”意思是问路颠簸吗?车后座颠簸吗?你坐着舒服吗?

      梅天婵说:“还好。”

      松风清就慢下来。

      到了湖边的大柏油马路上,这群小伙子发了疯,一个个像中了邪似的,双臂伸得直直的,双腿蹬得车轮子转出花儿来,车子骑?#26757;?#36215;来,风刮起来,田野向后飞快地退,树?#19978;?#21518;飞快地跑。某一个一声呼哨,几个呼喊着回应,欢叫一阵,吹起口哨,一起唱起刚刚流行进来的靡靡之音,头发被风吹起,敞开的衬衣和着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荷尔蒙气息,?#32676;?#20046;地直拥到姑娘脸上去。

      梅天婵说:“好快呀,吓人!慢点!要掉下去了!”

      松风清大笑:“抱着我就不会掉下去了,抱着,抱紧我的腰。”

      梅天婵没有抱,两只手把车架抓得紧紧的:“你慢点啊!”

      松风清渐渐慢下来,有一两个自行车超过他们冲到前面去,车上的姑娘紧紧抱着小伙,一路哈哈大笑过去。

      松风清回头说:“你抱紧,我加油,超过他们!快!”

      梅天婵知道松风清的心思,不由得脸红,伸出双手,从后面双臂环抱住松风清。

      松风清载着梅天婵,赶上前面?#27426;裕?#19982;他们并肩骑行时,松风清抬起右脚,对着骑车的小伙子大腿蹬去,那小伙子身子一扭,手臂一弯,自行车龙头摆了几摆,呛啷一声甩到地上,车上两人一起摔倒。姑娘小伙爬起来,推上自行车就追赶松风清,却怎么也赶不上。

      骑过柏油马路,这群人嘻嘻哈哈地来到土路前,车速慢下来,天色已近昏黄,就要黑了。

      松风清的车从柏油路拐上土路不到一分钟,就掉进了一个陷阱,车头倒栽葱一样掉进了陷坑,龙头已经歪了,前?#20540;?#22312;坑底的前端,动弹不得。

      松风清从坑里爬起来,摸着被磕疼,刺伤,刮痛的膝盖和头,心里骂着人,嘴上叫着梅天婵。

      梅天婵脸朝下挂在陷坑前端的树棍枝叶之间,扭动着四肢想站起来,脚下却找不到踏脚的地方,手上也找不到可以抓扶的东西,正像一条被渔网拉离水面的鱼,在弹跳着挣扎着,鱼鳍早已被渔网挂伤,?#30452;?#36339;跃折损;又像一只被鸟网卡住双足和翅膀的鸟,悬空扑腾着,上不能上,下不能下,及其无助,及其尴尬。松风清跨过歪斜的自行车,把梅天婵从树枝间抱起。

      梅天婵一脸迷惑愤怒,粉红色的棉布褂子已经被树枝挂破了几个口子,露出了手臂和胸脯上白皙柔嫩的皮肤,脸上被树枝划出了几道红印,有点地方差点?#25512;破ぃ?#22836;发上粘着枯叶和沙土,手背上划出了一道血印子。

      松风清看见梅天婵的模样,大怒:“今日是哪个不晓得天高地厚的小王八羔子搞到老子头上来了?老子要看看他卡巴里长了几个卵子!”

      他的?#20540;?#20204;一个个急刹车在坑后停下,挤上来将车和人一起拉上来。

      众人正在咒骂,从树林里涌出来七八个人,一律猎户打扮,头上戴着猎帽,小腿上打着绑带,脚上穿着解放鞋,背上背着小竹篓,手里握?#25293;景簟?#26377;三个人每人手里握着一杆猎枪,腰上绑着牛皮弹袋。

      “你在骂哪个?”一个青年猎户问松风清,眼睛挑衅地盯着松风清,脚下一步步向他欺过来。

      “关你么事?”

      “不关我事,路过,问一下,把你当个人看,不要狗?#29992;?#21040;轿子里坐,不识人抬举,你个野鸡鸦的不要不知好歹!”

      松风清的?#20540;?#39640;声叫道:“哥,不跟他废话,这坑就是他们挖的。弟兄们上!揍?#26639;?#29399;儿滴!”

      那猎户身后的几个人也叫道:“不清白!你嘴巴没有吃屎嘚!作死啊?”

      “我看你们这些南边人是想死了,想死的赶早!阎王小鬼在等你哟!”

      “你们这班狗娘养的,偷了老?#29992;?#32593;的野鸡野鸭吃了去死滴?”

      “你妈不清白,哪个要你们的东西?”

      “你妈绞嘴不承认!吃了老?#29992;?#30340;鸡鸭烂嘴巴!”

      “不跟他们讲嘴?#39134;啵?#25171;!”

      松风清这一班?#20540;?#26159;打架?#25918;?#30340;老班子,自小就真打假打,大打小打,打遍了松林镇,打出镇?#29275;?#20174;松林镇打到楚汉城中心。小的,打过过路落单的老实人、陌生人,大的打过锅炉厂、炼钢厂的痞子帮。猎户??#22993;?#25171;过!猎枪?老?#29992;?#19981;怕,抢过来就是老?#29992;?#30340;了!

      当下一人带着姑娘们退后观战,其余七个人从自行车大架下抽出米把长的螺纹钢,贴身朝七八个猎户打去,主攻那三个带枪的。他们知道这些猎户带着枪只是为了?#36710;ǎ?#20809;天化日之下绝不敢开枪射人,他们要先下手为强,打残这一帮胆敢挑战他们的小子,缴了猎枪,叫他们这些不晓得天高地厚的南边人知道松林镇这班?#20540;?#30340;厉害。

      猎户们靠偷猎野味,口袋里瘪几个小钱补贴家用,给老婆孩子扯几尺衣料遮身,给孩子看病,以供不时之需,很不容?#20303;?#19979;在启明湖南边自己地方上的鸟网还能抓几只野鸡鸟雀,下在北边?#30446;?#36817;松林镇湖田的几乎都被松林镇的人,男人、小孩、妇女,顺手“捡”回去了。他们自己做的也是当时被认作投机倒把偷?#24471;?#25720;的事,所以不敢声?#29275;?#21364;心里不忿,直要找个人出气,叫他们松林镇的人收敛收敛,昨日今日一连两天碰到松风清这一伙人明目张胆,把他们网到的鸟雀收了个干干净净,还把网也扯破了,?#33258;?#26641;梢,扔在地上。农民十分爱惜东西,尤其见不得损害工具这样暴殄天物的行为。是可忍孰不可忍,这两三个猎户就回启明湖南岸拉了几个血气方刚的小?#20540;埽?#25366;了一个陷阱,要给松风清好看。

      《地道战》这部电影的影响的确够大,松风清梅少凌曾经挖坑整过竹枝寒成卫国,今天他也被人整了,自己的姑娘也被整得狼狈不?#21834;?br>
       人争气,火争焰,佛争一?#21335;悖?#26494;风清?#27426;?#35201;挣回这个面子。一场恶战。猎户们头、肩、背、胳膊大腿挨了螺纹?#20540;?#25139;打,破了,肿了,跛了。松风清和他的?#20540;?#20204;挨了枪托枪管,战果是,抢了两把猎枪,砸弯了一把。强龙压不住地?#39134;擼?#29454;户们输。

      松风清看着倒地不起的、站在一边想上又不敢上的几个猎户,摸了摸嘴上的血迹,恶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涎:“不是猛龙不过江!你们这几个王八羔子,记倒,给老子滚!回去带个信给你们南边小儿,从今往后,不要进我启明湖一步,来一个打一个,来一双打一双,不打得你南边儿绝种,不算我松林镇好汉!”

      “爷爷们今日发慈悲,寄你项上?#36865;罰?#36225;早滚!”

      “下回叫爷爷们看见,要你小命!”

      “胆?#19968;?#25163;报复的,打断你的狗腿!”

    ×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    ×

    赠送礼物

    ×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?#20998;?#25345;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×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    ×

  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?#22993;?#26377;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长江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?#28404;?#35768;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

    新快3开奖结果吉林新快3
    <div id="zdfi0"></div>
    <div id="zdfi0"><tr id="zdfi0"></tr></div>
   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thead id="zdfi0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zdfi0"><s id="zdfi0"></s></div>
  •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/center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div id="zdfi0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dl id="zdfi0"><menu id="zdfi0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zdfi0"></div>
    <div id="zdfi0"><tr id="zdfi0"></tr></div>
   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thead id="zdfi0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zdfi0"><s id="zdfi0"></s></div>
  •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/center>
    <center id="zdfi0"><div id="zdfi0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zdfi0"></optgroup>
    <dl id="zdfi0"><menu id="zdfi0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zdfi0"><ins id="zdfi0"></ins></dl>
  • 福彩开奖结果 网上玩时时彩会抓不 云南时时官方 福彩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时时过年放假吗 上海时时票网 天天彩是什么啊 浙江麻将游戏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时时彩走势图重庆 五分时时彩官方网站 永信彩票app900 赛车模拟下注 江苏时时 半全场漏洞